skipprope-7

我是SR
画画辣鸡,雷点爆多,日常沙雕,感谢关注
我求求你们去磕米英丁诺脆皮冬担.jpg

不要试图给我安利我本命cp以外的cp了

对我来说除了我本命cp以外的一切都是我对家

我就是过激 对不起

发发亲友 最后1p是自己的土味人设

我冷死辽

上周看了FB 我爱newtina呜呜呜呜他们真好 p1有参考照片

还有水的就不打tag了(

如果我不是一个左砂党我会在脆皮圈活得很开心

(你现在才意识到吗

更新更新更新

假装是双十一的图 对我来说是pocky day

最后3p有点社情但不刺激的车(?)注意!!是冬担小心避雷

该更新了x

p1是给鸢爹丁诺文配的图!!你们都快去看!!


脆皮,依旧是烂掉的同居早安梗

大概是合金法和辰砂。攻受无差

ooc有 bug很多

但是我真的好爱秋天


—————————————————————



“……。”



映入眼睛的是一片模糊的白色。法斯法菲莱特眨了眨眼睛,等到视线慢慢变得清晰,然后坐起身来,才看到几欲穿透厚厚窗帘布料照进来的阳光。


看来今天是个晴天呢。


到秋天了。


风从昨晚忘记关严的窗户缝隙中钻进来,蓝色的窗帘被拨动得轻轻摇摆起来。犹豫了一下她伸出手哗的一下拉开窗帘,看到外面淡蓝色的天空,窗户上用凝胶笔写的字被阳光照得折射出耀眼的光,差点让她以为过了一个晚上窗玻璃上结晶出了什么宝石。 “Phosphophyllite.”下面还有一行“Cinnabar.”那是她俩刚搬进来时她自说自话在玻璃上写的。反正辰砂也不住这个房间,她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不管有多孩子气。


看到玻璃上模糊地映出自己淡绿色的影子,她不用照镜自也知道自己头发翘得厉害,用手当梳子试图把自己的短发顺下来,压了两下就放弃了。


没换睡衣,踩上拖鞋往洗手间走过去,途中路过与她房门相对的,辰砂的房间。看见白色的门帘还挂着没摘下来,就打消了朝里面望的念头。今天辰砂还没醒。自己都不敢相信会有起的比对方早的这一天。小小的笑了一下,轻轻拉上洗手间的门,然后拿着自己的杯子和牙刷去了阳台。




依旧是唰的一下拉开阳台的窗帘,这次阳光毫不留情的闯进来洒在地上,照亮了一片瓷砖,白得耀眼。一部分甚至透过玻璃门照亮了客厅的一小块,栗色的木质地板被阳光刷成了亮褐色,接合的地方还镀着金边。于是她干脆把两扇玻璃门移到一边,让阳光毫无阻拦地照到房间里来。可能是因为自己房间朝北的缘故,法斯这才发现今天的天空根本不是淡蓝色,是那种水洗过一样的澄澈的蓝色。她就站在阳台的门槛上,一边刷牙一边盯着自己的阴影在阳光里勾勒出还没有被过分拉伸的轮廓,风把她淡蓝色的睡裙吹得晃动起来,她闻到桂花的香味,和自己薄荷味的牙膏交织在一起是种神奇的味道。并不难闻。


有凉爽和暖意交织的感觉。


法斯早上洗漱的过程一向十分草率,她用凉水随便抹了两下脸,手上拿着她的杯子准备回去。当她终于把目光从阳光里移开时,凑巧,对上了红头发女孩的眼睛。


“起来啦?”



“嗯。”辰砂简单地看着她,“你今天挺早啊。”


“我也觉得很难得。”这么说着她忍不住轻微咧嘴笑了一下。


“是吗。”辰砂没站到阳光照到的地方里,所以法斯没看清她臂弯上搭着一件衣服。然后对方伸出手把那件衣服给她搭在肩膀上,是薄薄的,辰砂的衬衫。是夏天法斯跑去听课被空调吹得冷到打喷嚏,辰砂经常借给她的那件薄薄的衬衫。


“早上起来披件衣服。”


“秋天了。”


辰砂其实也没换睡衣,但是她的睡裙长过膝盖,布料摸起来比法斯那件要绒上那么一点点。颜色却深了一个色系,所以她站在阴影里色调整个比法斯暗了很多。


如果平时法斯可能会说辰砂怎么像她妈妈一样,但是今天她没有。她把杯子搁在桌子上,胳膊穿过衣袖:


“过来一点。”


“到阳光里来。”


对面的人犹豫了一下,然后走进阳光里。


四目相对。


没有再说什么,法斯腾出手来抱她,很自然地,辰砂环住对面人的腰。她是面对着窗户的,阳光照着她的脸,她背后晒不到太阳。但是对方的体温让她从醒过来第一次觉得温暖。



“你刷牙了吗。”薄荷色短发的女孩简短地问道。


“……废话。”


法斯轻轻撩开她红色的长发别到耳后,然后轻吻上她的嘴唇。是一样的牙膏,一样的薄荷味。


“早安。”


“早安。”


“秋天到了啊。”辰砂宛如叹息般地轻声说道。


“嗯。是我喜欢的季节。”


“不会觉得凉吗。”


“不会。”法斯应道,“因为有阳光。”





阳光现在勾勒出的是两个人的轮廓了。